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义乌艰难转型:土地暴涨工业区大拆迁老板回农村老家

编辑:admin 日期:2022-08-04 19:58 分类:AIGNEP接头 点击:
简介:在首都经贸大学吴康副教授关于城市发展的研究中,义乌、东莞等赫然出现在结构性危机收缩城市行列。在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及国内劳动成本上升的影响下,世界工厂义乌走到十字路口。 按照最新的城市规划,义乌计划于2020年至2022年整治低效工业区2万亩,被划入有

  在首都经贸大学吴康副教授关于城市发展的研究中,义乌、东莞等赫然出现在结构性危机收缩城市行列。在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及国内劳动成本上升的影响下,“世界工厂”义乌走到十字路口。

  按照最新的城市规划,义乌计划于2020年至2022年整治低效工业区2万亩,被划入“有机更新”范围的工业用地占总面积的一半,周边县市的土地价格顺势上涨。

  从鸡毛换糖到世界商都,义乌模式正悄然改变。部分小商品企业已搬离,去东阳、浦江等地重新建厂,另一些工厂老板选择停止经营,等待明确的消息。

  义乌廿三里,即将拆迁的老街附近,新楼盘正在建设。工业用地整治后,部分再用于工业,另一部分用于房地产。

  李美娟轻轻地推开了厂房的大门,摘下墨镜向厂子里环视。9月20日从厂区搬离之后,这是她第一次回来,目的是注销使用了20年的营业执照。

  搬走前一天,李美娟曾将厂房仔细打扫过一遍,如今只剩下裸露的墙体和框架。院子里零零散散地堆放着从房顶拆下的木质房梁,四周落满了玻璃碎片。

  义乌义亭镇黄林山工业区拆迁的消息,是6月18日在企业主群上传开的。此次拆除旧厂房涉及到的黄林山工业区(一期)有机更新区块约430亩,涉及38宗工业企业用地和18宗国有出让商住用地。6月30日即开始资产评估,相关企业限于三个月内搬离。

  李美娟今年69岁,身型瘦小,10个手指关节都已变形,无法伸直,那是23年来捆扎面粉留下的痕迹。1997年,她和丈夫张军在金华租用了一间小作坊,白手起家。2001年,二人在黄林山工业区买下了4亩地,每亩售价14万,产权50年。

  在李美娟的记忆里,当年厂区是一片黄土坡,他们向亲戚借钱,在荒地上建厂盖房,自己铺设水电,门前有一条深沟,他们用石块一点点填平。近些年,因靠近轻轨站和主干道,这里成了办厂的热门地段。

  按照义乌市出台的《低效工业用地清理整治工作实施方案》,2万亩工业用地已被划入整治范围,该计划将于三年内完成。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浙江制定亩产效益评价政策,是为了盘活原有土地存量,解决正经经营的企业拿不到地的问题。2014年起,义乌开始推行“亩均论英雄”改革,按亩产效益划分企业类别,并成为此次整治的重要参考标准。

  苏溪镇华神工业区,圣诞树加工厂。据介绍,未来该工厂区域也将纳入有机更新的规划之中。

  7月5日,《义乌市城市大提升行动方案》出台,要求“加快主城区15个区块有机更新”。这一消息让还未划入拆迁范围的中小企业前途未卜。

  当月,赤岸镇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曾口头通知拆迁将于年底进行,这令张保国颇为焦虑。2015年,他花2000万元拍卖了一间厂房,做印染工业。他原本打算今年翻修厂房,扩大生产规模,听到消息后,一切都暂停了。

  义亭镇重阳街道两侧即将拆迁的楼房。据当地居民介绍,该楼房被征收之前,镇上很多工人居住于此。

  作为全球经济的“晴雨表”,义乌总能最先感受到经济放缓的寒意。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大量的义乌小商品制造企业倒闭和内迁。2020年疫情过后,全球多国贸易港口停运,订单取消、货物积压,义乌再次损失惨重。

  义乌的外贸比重过大,市场外向度超过65%,这一把双刃剑,给城市带来发展机遇,也增加了经济波动的风险。2007年后,义乌流动人口不断流失,企图以舍弃低端产业、牺牲部分经济增速为代价,倒逼产业升级,大量中小企业主被卷入其中。

  58岁的周金良在华航公司工作了15年,三年前随着公司搬到黄林山工业区生活,眼下又要搬去新的厂址。

  改革开放以来,从“鸡毛换糖”到“前店后厂”,完整的小商品产业链与大市场的结合是“义乌模式”的发展基础。面对整治规划,大多数中小企业仍将搬迁到东阳、浦江等相邻地区。

  黄林山工业区有机更新区域中最后一个搬迁的公司,厂房里堆放着等待运走的产品。

  “85后”企业主方细泉17岁来到义乌做裁缝工,积累了多年打工经验后,他在廿三里下朱宅工业区开办了一家笔袋厂,厂房是租来的,每年32万。这里曾是义乌小商品市场最早的起源地。

  “90后”吴鹏18岁便来到义乌打工。他回忆,初来时街上挤满了等待招工的人,现在大不如前。

  为了节约生产成本,方细泉的很多亲戚都来厂里帮忙,图为方细泉奶奶在工厂中工作。

  最近几月,方细泉只要有时间就去东阳看厂房,此前,每平方米月租八九块钱的厂房,现在价格翻了两三倍。除此之外,重新寻找合作厂家、招聘工人,也不容易。

  李美娟和丈夫一直住在工厂里。厂区拆迁后,他们搬回了畈田朱村,四十多年了,她第一次回到这间结婚时住过的老房子。

  李美娟坐在村头,同村的人夸她年轻,看着不像70岁。可她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老了,事业没了,力气也没了。

  在李美娟的手机里,所有关于厂房的照片都被删除了,只留下一张,拍的是工厂门口的一小片荷花池,她自己种的。每到夏天,她喜欢站在厂子二楼卧室的窗口,闻一闻荷花香。2022-2025年中国落地大流量双联过滤器产业投资前景分析报告最快开奖现场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