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新京报 某些“僵尸政策”好像是用来向上汇报用的 政策

编辑:admin 日期:2021-05-20 21:26 分类:Domnick 点击:
简介:原标题:出台之后就“休眠”,“僵尸政策”背地连着的是情势主义 这些政策似乎只是用来向上汇报用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胡印斌 明明是好政策,出台多年却未能落地实行,企业无奈享受政策红利且投诉无门……据半月谈报道,近年来,有些地方出台了很

  原标题:出台之后就“休眠”,“僵尸政策”背地连着的是情势主义

  这些政策似乎只是用来向上汇报用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胡印斌

  明明是好政策,出台多年却未能落地实行,企业无奈享受政策红利且投诉无门……据半月谈报道,近年来,有些地方出台了很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落企业成本的好政策,但部分政策只管已出台多年,却因“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始终处于“休眠”状态,沦为“僵尸政策”。

  已经出台了的政策,按说已经经过了论证跟把关,可为何还会浮现“休眠”甚至是“僵尸”状况?

  个中情由千差万别,不一而足。有的政策只是勾勒出一个大的框架,看上去很美,却缺乏详细操作的实行细则。基层也好,企业也罢,均无从下手。比喻,有的地方出台政策进一步放开驻外合资企业的融资渠道,但公民币资金池、外币资金池与企业税收等政策如何衔接,却不履行细则,导致当地企业都怕踩了偷税漏税的雷而不敢“吃螃蟹”。

  有的地方政策则与其余政策抵触,或者彼此之间的关系没有厘清。比如,有企业在西部某省社会办医,到国土局办土地证时被告诉,办医疗卫生用地需要先拿到病院的证照许可,到卫生厅又被告知,要先有土地利用允许证,才华办理医院证照容许。政策一打架,很多企业只好退出。

  还有些地方政策则属于拍脑瓜决定,既要落实中央简政放权的精神,又不愿意放弃事实的权利及附着权力之上的利益,于是在搬出某些政策后将其束之高阁。

  不客气地说,有的地方出台有些明显不能落地的政策,本身就是一种形式主义。看上去举措很迅速、落实很主动,实则不过是在玩花活,口惠而实不至。

  而在具体的行政过程中,个别处所、局部不仅缺少先期调研,不广泛听取各方面见解,也不清理以往与核心政策精神抵牾的文件,甚至在实际中遇到问题后,也不去及时调解完善,这些政策好像只是向上面汇报用的。

  切实,政策究竟好不好,不能仅仅看条文怎么表述,目标如何肃穆,还要看能不能精准地引导事实,能不能对企业快速健康发展产生推力。如果出台之日就开启了“沉睡模式”,那这样的政策无论有如许美好的愿景,都说不上好政策。

  不仅如此,政策悬置,往往会传导给企业跟社会不良的信号,影响大众对政府权威和公信力的信任,进而破坏地方的营商环境。这无异于“中梗阻”,成为横亘于中央与基层之间层层截留的壁垒。

  当下之计,一方面要尽快清算那些地方层面形同虚设的“僵尸政策”,该出台配套细则的出台细则,该从新完善补充的从新完善弥补,该下降落地门槛惠企的尽快落地,该废除的也要尽快废除,而不宜放任这些政策仍然摆在那里,损害地方政府的公信力,光“吊”民众的胃口。

  另一方面,也要从中切实汲取教训:政策是要指导实际的,既不能一味推脱,也不能随意而为。落实中心精力必须求真求实,而不能搪塞应付。问题导向应该贯穿制定、落实、完美政策的全进程,而不能只是沦为表态式政策跟进。必要时还应启动行政问责,查究这些“僵尸政策”何以会出台、为何难以落实、义务在哪儿。

  好政策就该善作善成、落地惠企,而不能止于出台之后没下文。鉴于此,有必要像治“僵尸网站”那样治“僵尸政策”,别让其消解改革红利、辜负善治期许。

  □ 胡印斌(媒体人) 

任务编辑:霍宇昂